多多

离职信

陳司令Nothing:



那日,和朋友小酌两杯,皓月当空,谈及近年来的工作与生活,心情和夏末初秋的气温一致,骤降而惆怅。感情是空白的,生活无非是除了设计、健身、设计、健身,自然而然,话题落到了工作上。


 


说到和同事情同手足,聊到曾经的踌躇满志嫁接到如今只是为其他部门打下手的境地,略显尴尬,心中有苦水,也无需倾尽,倒是为部门和其他同事喊冤,离职是迟早的事,谨慎而谨慎,小心而小心,期间抓紧每一分钟继续专研设计,对不曾改变的职业道路,都是有好处的。这毕竟是我要干一辈子的事情。


 


朋友提及马云,说离职无非两点原因,


要么钱少,要么受了委屈。


 


我笑称,


我都不是,我是为了设计,纯粹的,为设计。


 


莞尔一想,又笑称,


或者都是,钱太少,委屈也多。


 


其实委屈也谈不上,我是一个特别清楚自己要什么,每一步该怎么走的人,简单而粗暴,刻薄而纯粹。工作是双向选择,和自由恋爱差不多,但凡一方觉得委屈、不适、难受都可以随即终止,没有强人所难的霸王条约不让你离开,所以,我能留到今天,委屈自然谈不上,为人处世的道理学到也不少,礼让包容我的同事领导我铭记于心,设计创意上的进步我自给自足,和公司没关系,但我仍感恩。


而真正的饱受委屈的,其实是我们整个部门,上不受宠下不得势,夹缝中求生,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出头,这番一为整个团结友爱、推心置腹、亲密无间、肝胆相照、莫逆之交······的设计部,二为以“设计”为头衔的职业追求。


 


前是人情,后是事故。


 


怎么也需要打抱不平,朋友劝我,算了,不是什么大是大非,这样的据理力争讨不到半点好处,棒打出头鸟。


 


想想也是,但如今离职,已无顾虑,借由这个机会,我还是想说一二,毕竟,撇开自身利益,其中想法,对公司有利无害。


 


对于刘宇,我感激不尽,他给予了我在这样大环境下最自由发挥的空间,以及设身处地为我们利益的维护,和凝聚力的建设,


/我请假练车,他嘱咐我盖总问起我请假的日子是否有影响的时候,一定要说有,否然,一个设计师离开公司这么长时间,没有影响,那你的重要性在哪。


/部门活动,他永远都是发起人,尽兴有余,钱出大头,想的是部门的凝聚力。


/加班调休,各类报销,填写单子,都是他在督促与着急,比我们个人还紧张我们的得失。


/如果不是百忙,基本上他不会给我做和3D搭档的事,他知道我不喜欢,也不乐意,纽宾凯做旗下品牌的时候,近十个标的品牌,原本计划一个设计师分摊一两个,他允许我全做,我至今铭记,哪怕我中标的没一分钱提成。


/生性耿直不拘小节的我,触碰了公司大大小小各种明文规定,次次都是他在老板面前帮我抗下,私下谈话,多为规劝,从没责骂和怪罪的意思。


以及诸如此类,孙健会因材施教的让我参与策划、文案、以及广告语的讨论及出谋划策,这些都是让我温暖备至的地方。


 


因为除开待遇、发展、以及环境,一个人,是需要感恩的,这是我留到今日才选择离职,同样选在这个时候和您说这番话的主要原因。


 


而对于昨天,刘宇和市场部吵得不可开交之后,对于钟珊姐要求“设计贴三百套图,如果不行,你们自己沟通解决”,老板您给予我们整个设计部的答复是“相互体谅,选择折中的办法,让别人收三百套文件也是很大的工作量,不详尽解决,让别人打三百个电话一一解释也是很难的工作”,我有以下几点疑问,


 


/接三百个文件,打三百个电话量化开来要比制作三百份文件更苦更难?


 


/市场部是您的左膀右臂,3D部是您的功臣元老,那么,平面部是什么?


 


/假设设计部十个人,平均每个人的工资是6K,20%的时间在做品牌,80%的时间在做公司主要业务会展展厅,协助3D做大量没有技术含量市值2K的贴图工作,老板觉得给我们开的“高”工资还不卖命工作,设计师觉得不能委以重任,不能各归其责,不能做一个平面设计师该做事,能力没法表现,这样的矛盾如何解决?如果仍是这样大量协助3D部门没技术的工作量,为何不考虑聘请20个2K就能升任的设计师,降低了员工成本,又事半功倍?抑或是把平面部门分为AB两组,A为品牌创意,B为贴图打杂?否然,之后这批招进来的设计师的能力表现又从何体现?


 


/大量的配合3D部门做体力活,做的好,中标,功劳肯定不在我们,在3D,毕竟是空间结构物料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仅仅只是"配合”。做的不好····不可能做不好,因为这些都是不用动脑的改尺寸,贴图片,量大琐碎却简单。那么,我们平面日常工作中,做的最多的就是以上这种,做好是轻而易举,做差是态度问题,做成不是我们功劳,平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夹缝求生,老板您可有所担忧?


 


在公司盈利模式的大环境下,我可以接受厚此薄彼,但没办法认同无足轻重,


这是原则,这是大是大非。


 


而后朋友问我为什么设计师不要求加工资,以我个人而言,我的看法是,首先,不论你进步与否,不论你能力与否,以公司性质的加工资,都是以几百起,一两千封顶,这于我而言,加与不加没区别。然后,任何职位的加薪,首先要自问自己在此之前的期间是否给公司牟取了巨大的利益,自己的能力是否缺少了便无人能取代的,这是要求加薪的根本。最后,我能总结的是,公司的盈利80%甚至90%在3D的业务上,品牌纯平面的设计工作占不到20%,一个摊位一个空间的业务少则几万十几万,大则几十万,而一个logo的报价是2万,我20%的工作时间在做分内事,做到天花乱坠做到极致做到世界第一,给公司带来的盈利,也不过是微不足道。我没有脸要求加工资。


 


平面部门有意见,不以重任,没有发言权,不敢伸张辩解。这是委屈,这是症结。


 


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


 


一个发展中的行业,特别是在二线城市,需要更多的关怀和机会,作为公司的领导人,日后有责任和义务创造这份机遇,这是哪怕和设计有一点关系的公司应有的觉悟和使命感,如果因公司利益而无暇顾及,最少应该给它基本的公平和善待,这也是原则,这也是大是大非。


 


我还是一个对设计有向往的好青年,对武汉的品牌建设有期许的武汉人,或者某些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诉求和态度,与设计部的其他同事没有一致,他们只求温饱,与锐特之后的发展愿景没有谋合,你们只求富贵。


可设计于我,荣辱之间。


 


可能您一辈子都不会再接触到平面这一行,可能您曾经的发家致富甚至往后的盆满钵满也都和平面设计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你不能忽视这个行业,更不能在已经轻视这个行业认为“帮个忙、没必要、不赚钱”的发展中城市里再投赞成一票,在自己的公司身体力行的证明这一点,以赚钱为根本的否定它,忽略它,不能以一个公正的角度善待它,并有失偏颇,这虽没错,


但这更是原则,这更是大是大非。


 


有些话难以启齿,有些话发自肺腑,但有些东西不得不说,


我没办法拿着大几千的高工资,干着两千块美工的工作,还要怀揣着设计的梦想,最后走一条怀才不遇的胡同。


 


于理,我相信您的正直、宽博,我为设计说话,


于情,刘宇领导不易,我为这半年来大家对我的宽容说话,


 


今天是李娜退役的日子,NIKE官方给她的广告语是,


为梦想出头,你是否也义无反顾。


 


愿您健康平顺,愿锐特前程似锦。





Roy:

字体设计: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AimeeGX:

每日一练,第5天~

相机图标一个~

病好了心情也好了,做东西色彩也丰富了。。。